15011337672
首页 > 美国留学申请条件 > 美国本科申请条件 > 内容

埃默里大学Emory申请经历分享

作者:传兮留学 发布时间:2021-11-09 18:47:34
文章标签:

  听过太多 “ 陪朋友去考试,结果最后我考上了 ” 的狗血剧情,没想到这事真发生在我身上了。


  不知在高中的什么时候,大家的谈话突然从如何苟过考试变成要去哪所大学,申请季也就这样悄然拉开序幕。Emory 的课程设置和校园风格很快吸引了闺蜜的注意;她也算是我目标范围内的学校,只是我 ED1 早就心有所属。碰巧学校的一位老师是 Emory 的校友,我便提议跟闺蜜一起去向老师帮她做一些了解。


  然而结果是,闺蜜的 ED1 有了更适合的选择,而我 ED1 翠菊,兜兜转转在 ED2 来到了埃默里。


  一、经不起细敲的喜欢


  十二月的自己,保留着十足的感性,选校全凭一腔热血。从来没纠结过 ED1 要选择除了范德堡 ( vandy )之外的任何。其他目标林林总总换了不少,但范德堡始终都停在那份选校单上。当被问起为什么要选择范德堡时,我往往条件反射地敷衍一句 “读文科就要去文科大校嘛。” 再往深里去想,却想不出任何具体的理由。


  这份道不明的热爱,促使我在购物时自然寻找与她代表色相似的商品,深扒学校官网,收藏了学校的歌单,甚至把一份升学指导给我的校刊和我最重要的证书和老霉的专辑壳子放在一起。


  然而当我正式着手准备 vandy 的申请材料时,我才发现我几乎走在她理想录取者的平行线上:在分控的环境下没有优势,申请的专业没啥可能性参加竞赛,甚至连我以前觉得可能有点加分作用的艺术类作品集也被在校网上写出是 “没必要费时费力去做。”


  


  有 vandy 学姐提醒过我们可以往学校喜欢的特质上去勾勒自己的文书,我试图遵循这条捷径效果却并不理想。但我列表内比较靠前的活动都与范德堡更加看重的教育、慈善、和音乐等等没有那么契合。最后我还是选择去写最能代表我自己的活动,期望着能把自己最大程度的展现在她面前。第一次,我开始思考匹配度的问题了。


  Vandy 放榜的当天,我早早躲进了办公室。心里早就知道了结果,但又期待着可能有的转机。7:01 放榜,拒信很短,没有华丽的页面。老师和闺蜜说着还有机会之类的话,但我自己心里知道,我可能用完了唯一一次可以自己选择并用尽全力热爱的机会。


  我这么爱你,却不能为你多做什么。


  


  那段时间的头像


  ED1 的故事最终以我将那本校刊藏进抽屉告终,甚至来不及失落,只煞有介事地用拒信做了张电脑桌面(这拒信但凡再长一句都做不好看:-)),毕竟七点零二时,我已经在和老师讨论 ED2 和 RD 的选校了。


  埃默里大学Emory申请经历分享


  可能因为 ED1 被拒,也可能因为世界各地的学校粗框框也还得申十来个,我突然意识到接下来的日子里不再会有太多的精力均分给每一个学校,而不按匹配度盲目申请也不会有很好的结果。


  一下子,我好像突然没有时间去纠结和感性了。


  二、最后还是选了 Emory


  大概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去做一个「申请海王」吧。


  RD 阶段逐渐养成了选校的方式,school research 的效率也越来越高。我的方法大概是先浏览一下专业的课程设置去了解一下学校的教学风格和侧重点,然后用学生生活 ( student life ) 之类的板块去探索学校对社会问题和学生发展的态度是不是跟自己的三观相符。此外 Youtube 等网站也是了解一所学校的重要工具。


  首先,一些被录取的 blogger 可能会发布自己的文书和活动经历,这些视频既可以作为申请材料的参考,又可以让你知道学校所寻找的这一类人是否是你想要成为的样子。


  第二,很多在校生会制作一些校园 vlog,去掉网站的滤镜,你可以看到真实的学校构造和学生的在校状态。本以为 school research 后可以筛掉不匹配的学校,无奈大多数学校都用魅力征服了我。申请季的后期多少还是会担心最后没有一个心仪的去处,所以我最后还是决定开起鱼塘,把所有合适的学校都成了我养的鱼。


  


  可是面对 ED2 的选择总得海王上岸。高一的时候看过一眼 Emory 的照片,总觉得灰白色调的学校带着一丝与高等学府不符的现代感,此后便很少正眼看她。直到 12 月中下旬,我才又耐着性子打开了 Emory 充满某种莫名像素感的网站。


  然而这一瞥,我却捕捉到了 Emory 这条鱼身上耀眼的鳞片:比如我曾经想找个村子安静读书,但又无奈于无论是求职还是升学都很看重本科阶段的实践经验积累;而 Emory 恰好处于大城市的边缘,这样既能保证适意的学习氛围又能方便地接触到不错的资源。


  再比如,在我有了一定的理论学习背景后就一直希望能找到一个理论与现实的交叉点;Emory 的教学风格处于一种理论与实用性的过渡点,其本身又保证了文理教育在大学生活中的地位,对我的学科发展又再适合不过。知乎上不少 Emory 的申请案例似乎都与我的一些活动展现出来的特质相符,比如对社会的关注和对人文艺术学科的兴趣。这更加笃定了我选择 Emory 的决心。


  但最后的一把助推还是来自一位 Emory 在校生的 vlog :她每天排满的日程看似紧密却又不失调理,在这里好像可以以自己为圆心为某个心底的目标不停迈进。晚间她走出宿舍在校园漫步,淋着小雨,穿过亚特兰大万千林间步道中身在埃默里中的一条。一向并不喜欢雨天的我突然意识到这所学校虽然安逸,但却能让内心的喧闹得到满足:外面的世界在前行,里面生活在炽热发光


  最终,有了这样的对话:


  埃默里大学Emory申请经历分享


  从开始 school research 的时候我就警告自己不要为 Emory 置放太多感情:一方面不想重蹈 ED1 的覆辙,毕竟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另一方面,呈现在招生官面前的不过是白字黑字罢了,不如再多去完善申请材料。我重新登上了 Common App 去检查我的活动列表,又几乎是在翻完一遍后火速关掉了浏览器。


  “ 什么玩意儿。”


  三年来在升学指导的帮助下我找到了学术兴趣,也做了不少大大小小的活动。但我的活动列表上并没有什么活动之间的联系,虽然我自己知道一些活动比较符合 Emory 的招生喜好,但我并没有把它们符合的点具体的表现出来。通过一个个乏味似词条的活动,他们想象出来的我一定是支离破碎的。


  “理性一点,你到底想要让招生官认识什么样的你。”


  一个学以致用的自由主义女权主义者。


  好像什么都会一点但从未对任何我爱的东西丧失热情。


  


  比如性别研究的理论知识我学了两年,但如果输出的部分还停留在理论部分(指最开始只是科研输出),可能对于高中生来说有点不够。所以在以实际行动支持反月经羞耻的同时,我也和部门的朋友们在公众号平台把传媒、设计等方面的表现形式与自己艺术方面的特长联系起来用于推广身体自爱( body positivity )。鼓励大家对自己的身体身材保持自信,倡导一种身体健康的生活态度。


  理论上来说,新的 activity list 用一条条有逻辑的故事线讲述了我三年的成长,也许那已经是我了。


  但又不全是。


  RD 准备开始以来,我已经警告自己保持理性很久了,以至于谈到 Emory 的文书还是功利性地一篇点专业,一篇点自己。最后的最后,我还是决定挖出那份感性留给文书们。


  三、藏在颜色里的生活


  Emory 的其中一个选题是讲一个艺术作品对自己的影响,我本能地想到了 Lana Del Rey 的 Happiness is a butterfly。旋律动人,让听者下一秒就想陷进加州的阳光里。这与霍桑的诗句类同的歌名讲述了一个简单又深邃的道理:快乐不应该被刻意追求,她会自然到来


  作为大世界里的小人物,申请季以来我每天掐着点起床翻翻邮件盼望着某一封大学来信会带来一天甚至是几天的好心情。


  


  图源:Pinterest


  这首歌不禁让我想起了没有出现在活动列表上却对我十分重要的一个爱好:手账,并决定把它和这首歌的主题结合起来写这篇文书。我一度也学着做 mood tracker(大概就是以一幅画作为载体,每天一个色块,可以用不同心情对应的颜色来填充这副画),以期每天,每周,每月的心情可以阳光向上(甚至会悄悄给积极的情绪分配更喜欢的颜色)。一月一结,我慢慢发现不同颜色组成的 mood tracker 才用力收集了我与世界交会的每一个瞬间,而那不是单纯的快乐可以做到的。


  诚然申请季的种种失意都被一封满意的 offer 一笔勾销,不安和忧虑都藏进缤纷的色块里。申请季是一块基调灰蓝色的画布,它在某一刻因为一封录取邮件到来熠熠生辉,又火速归于平静。在这片画布里,我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生活在校园里的小橘猫在乍暖还寒的风里伸懒腰,一次次看似简单的出分或是入围,申请季的横向竖向比较下,生活变橘,变绿,变蓝。我慢慢明白了申请结果不是最终归路,无非是将生活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然后为一些新的收获感到慰藉,为一些新的挑战担心。


  而我的文书用 Happiness is a butterfly 的理念做引子,结合了自己做 mood tracker 的实践,写出了这首歌对我的改变。我不用再停留于刻意塑造自己的心境,反而是主动在探索自己生活。无论是积极还是消极的情绪,只要来自于我与世界的碰撞那都具有意义。这一份份 mood tracker 反而用透过纸面的夺目色彩证明我是一个对凡事皆有感、但又能理性地过滤和消化不同情绪的人,全然不同于原本材料里那个盲从于申请套路的纸扎人。


  


  亚城的阳光洒在茉莉的大理石墙面上听她诉说着这里的人和事和物。时常想着大学不过是一处迷茫通往下一处喧闹,也许确实没有必要保留那么多的感性和情怀。然而理智的确帮助我通过条条框框找到了最大化我的需求的学校。也许是当我进入新生群的第一天,又或者是通过申请季结束后 Emory 发来的一封封邮件,我发现我确实来对了地方。而我在申请季中展现的所有感性也许是一种寻求同类人的信号,最后的最后,把我引到正确的地方。


  十八岁的春华里,留一半大脑给理智,再留另一半支配所有情绪,野蛮生长。


当前文章为传兮留学站点原创分享,偶有分享,请您为其标注导航:https://www.transitedu.com.cn/tiaojian/963-8-1.html感谢您的支持!